【寂亂】Schizophrenia

×OOC、角色死亡、屍體描寫、精神疾病描寫等請斟酌閱讀

×只是想完成寫這類文章的心願

×精神分裂症的亂數的故事(算是吧?

×以上沒問題就請繼續看吧
















“失敗品。”

“殺人犯。”

“神經病。”

“你殺了我呢。”

“飴村君。”


「啊啊啊啊啊啊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啊!!!」

那個身形嬌小的男人手捂著耳朵,大喊。

聲音沒有消失。

反而,逐漸變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手指彎曲,抓破了耳朵,卻無感地繼續叫喊。

想用自己的大叫蓋過那些

眾多的、雜亂的,聲音。

他叫得喉嚨發疼、聲音沙啞。

直到最後實在疼得發不出聲音。

他流了一臉的淚水,被疼的。

這時,那雙曾經被稱讚過像海藍寶石的眼睛終於有了點光澤。

那些聲音變成在嘲笑他。

他聽得出來,中王區的那些女人、他的隊友們、那些對手們。

還有,

那個被他親手殺死的醫生。




他縮在這個灰白色空間的角落,可悲又無助。

灰白色的衣褲、蒼白的膚色讓他成為這空間的一部分。

唯有那粉漸層紫的頭髮是整個空間最顯眼的色調。

他頭靠著牆,雙手無力的垂在身旁,指甲上還殘留著些許暗紅色的痕跡。

望著天花板,眼神空洞,沒有任何言語,只有眨眼和呼吸。

不知過了多久,吵雜的聲音消失了。

“飴村君。”

耳邊環繞的只剩下這個低沉的聲音叫著他的名字。

“飴村君。”

那個有灰紫色長髮的人站在他面前,頭低著。

被落到前面的髮絲遮住了臉。

“飴村君。”

那個人又說了一次。

「......寂雷啊...」

半晌,他回應,叫了那個人的名字。

「你好煩......你為什麼還在......你不是......已經被亂數殺死了嗎!!!」

他整個身軀,連同話語都在顫抖。

那人這次沒回應了,但蹲了下來,靠近他。

頭髮散在他臉上、肩上、身上。

「是你殺了我。」

那人瞪著他。

身上的頭髮融成了紅色的液體,沿著鼻樑、肩胛骨流下,幫他全身的灰白色染上鮮豔的腥紅色。

整個空間瞬間充滿了鐵鏽味。

眨了眨眼。

那人卻不見了。

他猛然起身,翻亂整個空間僅有的幾樣物品。

掀開被子、弄破枕頭、抓爛床墊。

櫃子一層一層的被拉出來。

白色花瓶裡早已殘破不堪的花被他扯出來,倒出泛綠的水,再一把將花瓶摔碎。

踩到玻璃渣子也不管。

「出來!!!寂雷!亂數還沒殺死你!出來!!!」

他硬是擠出殘破沙啞的叫喊,喉嚨疼到出血,他便嚥下血液繼續喊著。

“飴村君。”

那人又出現了,這次是站在整個空間唯一的窗前。

「寂雷!」

他衝過去,連著頭髮扯著那人的白大掛。

那人這次抓住了他的雙手,出力將他拉近。

他抱住了那個人。






















他終於見到了外面的景色,藍色的天空,與他眼睛一樣的顏色。

只是好像離他越來越遠。

原本應該被他抱著的那人站在窗口,抬起臉,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但也離他越來越遠。

為什麼呢?

他想。

我明明抓住你了啊,寂雷。

亂數明明,就可以再一次殺掉你了啊。

一個悶聲過去。

他趴在地上,他的右眼看著自己碎裂的頭骨及四散的腦漿,滾到一旁的左眼球畫出了斷斷續續的紅痕。

他的雙手朝奇怪的方向扭去,斷裂的骨頭刺穿了皮膚。

背景是逐漸暈染開來的鮮紅色,混雜進黃白色的腦漿,彷彿調色盤中未被混合均勻的顏料。

他的死就像一幅畫。

詭譎而美麗。

评论
热度(14)